PageBlanche

H2OVanoss✔
HP杂食党什么CP都能吃✔
沉迷FF14中✔

#当你挂机回来后发现自己误入一个邪教仪式#

拉拉肥怎么看都好萌呢_(:зゝ∠)_最近沉迷这个蘑菇头发型,看起来更圆了xD

……自拍的各种滤镜设置极其有病(。

发个屁股(。)Kupokupoku❤

听说你也会耍金箍棒啊(´・-・`)

倒個黑泥:D

一個並不熟的只是打邪龍組過的隔壁部隊“朋友”,在群裡發種開車刷黃圖我都不care,但是當我面說這種話並不有趣好嗎:)

部隊群里其他人似乎也覺得沒啥:D 別告訴我這是目前單身男性常態打招呼方式


这个猪的套装,真的太妖娆了w

小可爱你换地方了(●´艸`)ヾ

猫萝刚刷出来时候很沮丧的坐着,然后小黄就会蹦出来惹w(没截到这个

3.3主线做完之后边上有个支线,差不多算是回忆之旅(。飞完各地和各位NPC唠完嗑之后最后一个任务,一看奖励居然是个叫奥尔什方的表情( ·_·)

任务地点没标,然而想都不用想果然是老爷的墓( ·_·)

算是个刀吧( ·_·)

……截不来动图,表情有点傻。

剧透是不太好,放个愚蠢的kupo当封面挡一挡_(:з」∠)_

群里偷的图(。estinien看起来没事儿,头盔一摘我都不认识你了!(???

来自一个一头奔向kupo任务的人←


……本来想截点好看点的图,不知为什么画风变成了这样( ′·д·`)

……唔,占星练级有感。(′;ω;`)

[Daithi De Calibre]我们头顶上有槲寄生噢

ヽ(。_°)ノ一个没头没尾非常简短的Lui x Nogla脑洞w出处见最后视频截图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Daithi。”

“Hm?”

“我发现我们头顶上有槲寄生噢。”

“……What the fu……?”Nogla莫名其妙地转过头,就看到Lui带着狡黠的笑意拽住了他的衣领,凑上前给了他一个激烈的吻。

“现在感觉如何?”被吻得几乎喘不过的Nogla听到Lui在他耳边拖长声音问,“害怕寂寞的Nogla小朋友——嗯?”

“?!”迟钝的大脑转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的Nogla瞬间涨红了脸,“混蛋你——我只是和Evan开个玩笑!”

“我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,Daithi...

[H2OVanoss] Surprise!

*CP: Vanoss x Delirious (Evan x Jonathan)


*不知道在写什么 : (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早晨6点,Nogla在Twitter上发出了他到达美国后的第一条消息:“到达加利福尼亚!第一件事——去给Vanoss一个惊吓!我打赌你还没有起床 @VanossGaming XD”


他确信Evan这个时候还没有起床,于是放心地在网上预报了自己的行程后就心情愉悦地往目的地前进。


Nogla几个月前就和朋友们说过会到美国参加一个线下活动,但当初并没有确定是否会和他们其中几个碰面——不过既然已经到了加州...

[H2OVanoss] 关于称呼的纠纷xD

*CP: Vanoss x Delirious (Evan x Jonathan)

*其实并没有标题,只是个脑洞(/ω·\*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Evan最近对某件事情有些在意。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,但是……微妙的让他感到不愉快。

所以那天结束GTA5的游戏后,他趁着其他人都下线、只有他和Delirious两个人还挂在游戏里聊天的时候,Evan悄悄地深吸一口气,然后才装作不经意地提起了话题。

“Um...Delirious?”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像是突然想起这件事儿似的,“为什么你最近都不喊我名字了?”

“……这是什么问题?”Delirious起初并没反应过来...

[H2OVanoss] Fuck this Game!

*CP: Vanoss x Delirious (Evan x Jonathan)

*小学生文笔自high(x


===

Jonathan已经对着电脑好几个小时了。现在是深夜1点,而他正沉迷于最近新发现的一个恐怖游戏。尽管作为一个非常容易受到惊吓的人来说,玩这类游戏对他而言实在是个考验——

“啊啊啊——!What the fuck is——啊——”再一次被突然跳出的僵尸杀死后,他吓得差点摔了手柄,喘着气念叨着几句意义不明的脏话,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“可能我得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,为了我的嗓子考虑……”Jonathan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,他改不了自己玩恐怖游戏时的这个习惯,一直喋喋不...

©PageBlanche | Powered by LOFTER